新万博体育 (298)

2018-05-19 14:13
分享到:
默认页给标题加个前缀:纸上玫瑰纸上玫瑰 大巴车一圈一圈地绕着“之”字拐,一段锯齿状的山峰轮廓线往后倾倒下去。每日穿行于千年彝寨和西昌市区的百公里山岳之间,售票员莫小梅不免觉得乏味。但是今天,而一路都很兴奋——因为而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。 那是一朵纸上玫瑰,画在纪念册的衬页上,羽毛般的叶子衬托着待放的花蕾,分外美丽。而那本纪念册鲜红色的扉页上,则印有金灿灿的国徽和政协会徽,正是当选为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解放军代表的丈夫、火箭军某旅二营副营长沙子呷送给“索玛花”、妻子莫小梅的礼物。 一路上,只要有空,莫小梅就会情不自禁地捧起纪念册,细细端详那朵纸上玫瑰。看着看着,就好像真的闻到了玫瑰的幽香。一条微信飞向了沙子呷:“谢谢老公,纸上玫瑰,吾很喜欢哦:-)” 这些年,沙子呷跟随部队走南闯北,一直奋战在国防工程建设一线。两人长年两地分居,花前月下的浪漫不敢奢望,耳鬓厮磨的时光难有经常,日子更多的是思念和盼望。 “老婆,辛苦尔了!”“对不起,又不能回家陪尔了!”总说这样的话,沙子呷觉得太过无力。于是,大漠沙砾粘成的花朵,深山里金色树叶拼成的蝴蝶,阵地上捡来的五彩石头,紫檀打磨的木艺发簪……一个个DIY的小礼物,便成为沙子呷向妻子示爱的最好载体。 今年的几个节日,俩人的分离一如往常。沙子呷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后,更是忙得连电话都打得不多。大会开幕后,沙子呷见缝插针地买来纪念册,一笔一画地绘上玫瑰寄回了家乡。 在莫小梅看来,这一件件特别又用心的礼物,只有沙子呷能给而,而且比什么都更能让而感到甜蜜和安心。 沙子呷和莫小梅的家,位于大凉山腹地的彝族山寨。那里的高岭深洞,几百年来既是屏障也是阻碍。从前,这里的人们一辈子扎根乡村,命运都捆绑在田间地头。这些年,山寨的盘山公路打开了通向山外世界的大门,也点燃了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。 “吾想买辆大巴车,跑村里到西昌的线路,尔看怎样?”2014年9月,一向能干的莫小梅与在家休假的沙子呷商量,买辆大巴车方便彝寨与外界的联系,顺便也解决了自己的就业问题。 沙子呷当即同意。夫妻俩跑前跑后,很快办妥了相关手续。大巴车披红挂彩,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,载着希望上路了。 山间鱼塘里的草鱼鲜嫩肥美,小土豆、竹笋子、干豇豆、山药都是特色物产。以往不起眼的彝族服饰和农家饭,如今成了“香饽饽”,原生态的自然环境,更是吸引了大批游客。莫小梅的大巴车载着彼们,来到原生态彝寨观光旅游;而藏在“深闺”的山货,也跟着莫小梅的大巴车来到山外,成为城里人餐桌上的珍馐。 在莫小梅的带动下,乡亲们的荷包一天天鼓了起来。但仍有许多人,让而牵肠挂肚。 正在念初一的男孩沙次呷,父亲患肝癌去世,母亲又因糖尿病丧失了劳动能力,是村里的特困户。莫小梅来到彼的家中,“伢子,莫怕,有尔沙子呷哥和嫂子吾帮尔!”从此,莫小梅每天用大巴车接送沙次呷,并资助彼继续读书。每次休假回家,沙子呷也总会为这个弟弟带一堆学习资料。 和沙次呷一样,每天搭乘莫小梅的大巴车上下学的,还有彝寨里的另外7名孩子。彼们的父母大多在外打工,孩子们从村小学升入离家很远的镇上中学,每天都需要走很远的路。“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,坐吾的车一分钱不收!”莫小梅的一句话暖了同胞的心。从此,乡亲们更爱叫而“索玛花”。要知道,在彝寨,索玛花又被称作“高山玫瑰”。 2017年3月,沙子呷所在单位评选“强军路上好军嫂”,莫小梅高票当选。前往丈夫军营领奖的那天,乡亲们把采来的一朵朵索玛花编成花环,戴在莫小梅的脖子上,把而送出了好远。 “军人都是无私奉献的,军嫂又怎么能只管自己?比起一个人致富,能帮助生吾养吾的父老乡亲,才有最大的成就感!”颁奖典礼上,莫小梅讲着发自肺腑的感言,而一旁望着妻子的沙子呷,含情脉脉,满是骄傲。 大巴车将最后一名留守儿童送回家中,莫小梅终于歇下来。坐在自家旧式彝寨的格子木窗下,而小心翼翼地摊开纪念册,轻轻地抚摸着纸上玫瑰。那一根根细细的线条,就像是远方的沙子呷抛来的一缕缕情丝,捧起而这朵“高山玫瑰”,连同彼们一起走过的时光,在悠长岁月中浮动暗香……